欢迎访问安徽省国际经济合作商会 当前时间:2013年4月2日 13:52:33
信息服务
友情链接
对外承包工程当前位置: 信息服务>>对外承包工程

2019-2020年埃塞俄比亚承包工程市场国别综述

2021-05-19 来源:中国驻埃塞俄比亚使馆经商参处

埃塞俄比亚联邦民主共和国是联合国认定的最不发达国家之一。当地经济以农业和服务业为主,工业基础薄弱。1992年起,埃塞政府着力调整经济结构,致力于建立市场经济体制,实施 “以农业为先导的工业化战略”,大力加强基础设施和人力资源建设。2010年以来,埃塞政府先后实施了两个5年期 “增长与转型计划 ”。近 10年间,埃塞经济发展迅速,年均经济增长率近 10%,贫困率大幅下降,一跃成为非洲经济增长最快的经济体。

近年来,在我资金支持下,埃塞兴建了铁路、公路、电站和工业园等一大批基础设施,经济发展面貌日新月异。现任总理阿比自2018年4月执政以来,加大对外开放力度,实施 “内生经济增长计划 ”,推行经济市场化和国企私有化改革,修改完善投资法律法规,通过降低投资门槛、扩大外资开放领域、实行减免税等方式鼓励外商投资,改善营商环境,推动经济社会实现可持续发展,让埃塞成为非洲的“标杆”。

中国与埃塞俄比亚于1970年11月24日建交。近年来,两国关系呈现健康、持续发展势头。自2 017年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后,中埃关系在政治互信、共建“一带一路”和国际事务合作三个方面走在中非关系的前列,中埃合作成为南南合作和中非合作的典范。

中埃经济技术合作始于1971年,两国签有贸易、经济技术合作等协定。2020年,双边贸易额25.72亿美元,同比下降3.6%,其中中方出口额22.34亿美元,进口额3.38亿美元。中方主要出口轻工产品、高新技术产品、机器设备、纺织品和医药化工产品等,进口芝麻、乳香、没药(一种植物药材)、皮革、棉花和咖啡等。中国是埃塞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直接投资来源地和第一大工程承包方。

承包工程市场发展情况

一、总体情况

(一)资金来源与建设方式

埃塞基础设施建设资金来源主要有:一是埃塞政府或国有企业自有资金;二是国际融资。

国际融资主要来自外国政府和国际多边金融机构(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非洲发展银行等)的优惠性质贷款或无偿援助,以及境外银行的商业贷款等。中国进出口银行、国家开发银行等金融机构向埃塞提供大量融资支持,涵盖公路、铁路、电力、供水和糖厂等领域。

埃塞政府自2017年进入还款高峰期,并曾于2018年发生大面积债务违约。按照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建议,埃塞已停止非优惠性质的贷款融资,传统的工程总承包加贷款融资模式(EPC+F)难以为继。

为继续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并减少债务负担,埃塞政府于2 018年2月颁布了《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 PP)法》,鼓励企业通过P PP模式开发建设基础设施项目。埃塞财政部下设P PP司,负责审核推进P PP项目,目前主要集中在电力和交通领域。

(二)主要企业

1.中资企业

中资企业是埃塞市场最大工程承包方。在埃塞的中资承包工程企业约80家,其中从事工程总承包并拥有丰富经验和较强实力的企业约3 0家,主要包括中交集团、中国土木、中国电建、中国建筑、葛洲坝集团、中国中铁、中地海外、中兴、华为、中成套、中电装备等。中资企业承揽项目覆盖公路、铁路、通讯、电力、供水、房建和糖厂等领域。

2.本地企业埃塞政府鼓励本土企业承揽工程项目,促进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并给予一定政策激励。主要工程企业有以下4家。Afro-Tsion建筑公司:1998年成立,是埃塞规模最大的总承包商之一,参与各类道路、桥梁、政府办公楼、高校教学楼、大型工业项目、医院、体育馆和私人商业项目的建设。Sur建筑公司:1992年成立,实力较强,建设了100多个不同项目,包括40多个公路项目、50多个房建项目、3个水电项目、2个机场项目、2个大坝和1个灌溉项目。TekleberhanAmbaye建筑公司:建设了奥罗米亚州长办公楼项目、罗比体育场、吉马农业学院、吉马大学、非盟升级工程等。

Sunshine建筑公司:1984年成立,建设了阳光建筑群、埃塞皮革和皮革制品培训学院、公务员大学宿舍、埃塞管理学院、埃塞飞行员协会新俱乐部、阳光终端综合体、 Kikos市场中心、国防部官员公寓和 Sululta仓库和一些公路项目。

3.其他国家企业在埃塞工程承包市场较有影响力的其他国家企业有:意大利Salini Impregilo集团:1957年进入埃塞市场,主要从事水电项目,累计开发额约占埃塞水电市场

的80%,代表项目为正在建设中的埃塞复兴大坝。土耳其Yapi Merkezi公司:1965年成立,承揽项目覆盖铁路、建筑、供水等领域,代表项目为埃塞北部铁路沃迪亚—阿瓦什段。印度企业在埃塞电力开发领域有较强竞争力。

二、各专业领域市场情况

电力和交通运输领域是埃塞政府重点开发方向,每年投入大量资金。(一)电力领域埃塞被誉为 “东非水塔 ”,水电资源丰富,目前总装机容量 4780兆瓦,年发电量 152亿千瓦时。其中,电力供应94.8%来自水电,4.0%来自风电,1.2%来自生物质燃料,清洁能源比例极高。埃塞目前正积极推进装机容量达5150兆瓦的复兴大坝水电项目建设,建成后可大幅提升本国供电能力,并可向周边国家出口更多电力,但引发埃塞同埃及和苏丹间的水权争议,且三方争执不下,至今未达成一致意见。

此外,埃塞政府积极开发地热、风电和太阳能等新能源,增加电力供应,希尽快建成东非区域电力中心。

埃塞电网老旧,断电频繁,部分工业园区难以获得稳定供电,影响了企业投资进度。埃塞电网覆盖率较低,计划通过新建输电线路,将电力覆盖率从目前的50%提高至90%。

此外,正在建设的埃塞俄比亚 -肯尼亚直流高压输电线路将进一步增强埃塞电力出口能力,埃塞亦计划扩容至吉布提输电线路。

(二)交通运输领域

1.公路

公路运输是埃塞最主要的运输方式。根据埃塞官方最新数据,2 018/2019财年末,埃塞公路网总里程1 3.81万公里,较上年增长9%,其中国家级公路2.87万公里,城市公路 2.27万公里,县级公路 5.58万公里,乡村公路3.09万公里。国家级公路中,沥青公路1.59万公里(占比55.4%,含85公里高速公路),砂砾公路 1.28万公里(占比

44.6%)。沥青公路在全国路网中仅占 11.5%。道路密度为每千平方公里1 25.6公里公路,每千人拥有1 .26公里。近年来,埃塞政府每年投入数百亿比尔进行道路建设和维护,维持较快增长态势。

埃塞的第一条收费高速公路——亚的斯至阿达玛高速公路项目由中国融资,中资企业建设。正在建设的第二条高速公路——莫焦至哈瓦萨公路是埃塞当前重点项目,总长200公里,建成后将把埃塞南部经济重镇哈瓦萨与首都和吉布提港连接起来,这是埃塞当前主要的贸易路线,也是东非高速公路网的重要一环。

2.铁路领域

根据埃塞铁路规划,计划以首都亚的斯为中心,建设约 2 0 0 0公里铁路,分别连接吉布提、肯尼亚等周边国家,实现设施互联互通。其中,由中国进出口银行融资、中土集团和中铁二局承建、总长752公里的亚的斯—吉布提跨境电气化铁路已竣工,并于2018年1月 1日正式通车运营。

因政府财政紧张、铁路建设资金回收慢等原因,埃塞铁路建设速度放缓。目前在建的仅有北部铁路项目,其中沃迪亚(Woldia)至阿瓦什(Awash)段由欧洲银行提供贷款融资,由土耳其Yapi Merkezi公司承建,已接近完工;沃迪亚至马克雷(Mekele)段由中交集团承建,已完成50%,主要由埃方自筹资金建设,目前正在寻求外部融资。

(三)供排水领域

2019/2020财年,埃塞获得供水的人口比例上升了3.4个百分点,达到79.3%。该领域项目规模一般较小,合同金额小于5 00万美元的项目主要由当地公司主导;合同金额大于5 00万美元的项目,主要由中地海外、葛洲坝和一家法国公司承建。中地海外承建了Koye Feche社区污水厂项目三标段、亚的斯戈比供水、阿达玛城市供水和吉布提跨境供水等项目,葛洲坝公司正使用中国优惠贷款和无息贷款建设马克雷供水开发项目。

三、相关管理规定

埃塞工程项目主要分为国际招标和国内招标两类。国际承包商参加国际招标项目,在法律层面没有限制,要求承包商在埃塞城市开发和建设部(Ministry of Urban Development and Construction)进行注册,获得相关资格证书后方可实施项目。国际承包商原则上不得参加国内招标项目,在埃塞注册成立公司后才可参加国内招标项目。

埃塞政府充分意识到外国投资在埃塞基础设施建设中的重要作用,欢迎外国投资者进入埃塞工程承包市场,但须获得以下资质:建筑施工总承包一级资质;房屋建筑承包一级资质;公路建筑承包一级资质;水井钻探一级资质;矿产勘查钻探一级资质。

值得注意的是,埃塞本国承包商在竞标时享有7 .5%的价格优惠。本国承包商的认定标准是:公司在埃塞注册设立;5 0%以上的股份由埃塞个人或法人持有;5 0%以上的董事会成员为埃塞人;5 0%以上的关键岗位由埃塞人担任。

四、主要风险

(一)政治风险和安全风险

埃塞民族和政治矛盾根深蒂固,不时引发骚乱冲突。2020年11月埃塞北部提格雷州爆发军事冲突,致使我在提州项目人员停工撤离。原计划于 2020年 8月举行的全国大选因新冠肺炎疫情推迟至 2021年 6月。大选前后,埃塞政治安全形势趋于复杂,不确定因素增多。新冠肺炎疫情、蝗灾、洪水等导致埃塞经济低迷和粮食短缺,亦可能引发社会动荡,抢劫等恶性治安事件已有增多趋势。地处偏远地区的工程项目应当始终高度警惕,完善突发事件紧急预案,并与联邦警察、当地警察建立良好的关系,保障项目人员和财产安全。

(二)拖欠工程款风险

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蝗灾等叠加影响,埃塞债务压力加大,目前正就外债的暂缓偿付和减免事宜与主要债权国磋商。埃塞政府和国有企业资金紧张,特别是外汇严重短缺,工程项目付款拖欠问题屡见不鲜。一些业主消极履行工程验收、移交义务,以拖延付款时间,甚至在项目建成投入使用很长时间后不予验收,致使我多家承包工程企业承受巨大资金压力。

(三)税务风险

埃塞税收征缴严格,税务部门近年来常对企业进行税务审计,一旦被查实存在问题则予以处罚,甚至承担刑事责任。埃塞税收基于权责发生制,即便业主未及时付款,承包商仍须以验工计价时间为准缴税。

近年来,业主拖欠工程款问题愈发严重,许多承包工程企业因未及时纳税而被处罚。埃塞税务和海关部门常延迟数年后审计前期账务,甚至推翻此前埃塞有关部门批准的免税支持政策,要求企业补缴巨额税款、利息和罚款。中国企业必须全面了解埃塞税法及相关法律法规全面了解,注意防范税审风险,聘用当地税务师、律师等提供专业服务,切莫对税费规避存有侥幸心理。

(四)外汇汇兑风险

埃塞实行严格的外汇管制,限制外汇账户的资金用途,限制私人携带外币。外资企业(或项目组)可在当地银行开立外币账户,汇入自由但不能提现(只能通过银行兑付当地币)。作为资本投入的外汇可到国家银行备案,企业利润及分成可在履行相应报批审查手续后汇出,汇出手续较为复杂且难有保证。埃塞对个人携带外汇出境有严格的管理,旅客仅能携带不超过3000美元的外币,超过3000美元须向海关申报,否则持有的外币将被没收。

(五)货币贬值风险

2017年初埃塞政府曾宣布本国货币比尔一次性贬值15%,之后持续快速贬值,目前美元兑比尔汇率已跌至1:40,黑市汇率更高。由于埃塞本币比尔在付款中的占比大,加之比尔贬值较快且无法自由兑换成美元,大大增加了承包工程企业的汇率风险。

我国企业业务情况和发展前景

埃塞位居我在非五大对外承包工程市场之列,也是我十大对外承包工程市场之一。近年来,面对外债压力增大、外汇严重短缺、安全形势趋于恶化等困境,埃塞政府继续控制新增大型项目,加快推进在建项目,工程承包市场增速放缓。

2020年,我工程承包企业在埃新签合同额26.5亿美元,同比下降1 .5%;完成营业额29.2亿美元,同比增长17.2%。截至2020年底,我在埃承包工程累计签订合同额550.4亿美元,累计完成营业额456.2亿美元。

展望未来,疫情、安全等因素对埃塞经济带来一定冲击,短期看埃塞承包工程市场前景不容乐观。据埃塞央行最新数据,2019/2020财年埃塞经济增长率为6.1%,同比下降2.9个百分点。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均预测,2020/2021财年埃塞经济将零增长。

尽管存在种种制约和困难,埃塞政府和主要国际经济组织仍普遍看好埃塞经济发展前景。埃塞政府已制定10年期发展规划(2 020-2030),将于近期正式实施,目标是未来1 0年经济年均增长1 0.2%,力争2 030年人均收入达 2200美元,稳居世界银行定义的下中等收入国家之列。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普遍看好埃塞中长期经济发展前景,认为随着铁路和工业园等基础设施逐步发挥效益,以及私营经济部门作用的加强,埃塞经济有望维持其增长动能。长远看,埃塞仍将是撒哈拉以南非洲经济增长最快国家之一,埃塞承包工程市场仍将保持一定的市场规模。

工作建议

一、适应市场变化,谋求转型升级

受全球经济增长减速、国际贷款资金受限、埃塞经济增长放缓、市场容量萎缩等因素影响,工程总承包加融资的传统项目开发模式在埃塞工程市场遇到瓶颈。2018和2019年,中资企业在埃塞的新签合同额和完成营业额不足此前两年的一半。建议中资承包工程企业按照商务部等19部门联合出台的《关于促进对外承包工程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结合埃塞国情和承包工程市场发展实际,开展管理创新、模式创新,积极尝试投资参股、BOT、PPP等新业务模式,实现转型升级,不断探寻境外承包工程新的增长动能和发展路径。要充分整合优势资源,形成全产业链发展能力,向业主提供从项目立项、可研、融资、施工、运营、维护的一揽子服务或全面解决方案,注重新理念、新技术、新材料在工程建设运营中的应用,不断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逐步向高端领域、高端环节、高端项目迈进。

二、充分调查研究,审慎把控风险

一些在埃塞经营多年的中资企业积累了丰富经验,具备较强的项目实施能力和抗风险能力。但一些新进入埃塞市场的承包工程企业因对环境不了解,对风险和困难认识不足,而付出昂贵 “学费”,甚至发生无法按合同约定交付工程、严重亏损等问题。建议中资企业在项目实施前对埃塞的气候情况、民俗民风、当地设备材料供应、水电供应、人力资源状况、签证办理、汇率变化、税费缴纳以及当地法律法规及程序等进行深入调查和研究,对项目执行将会面临的困难和风险要有充分的估计,并制定行之有效的风险管控和应对措施,尽量避免项目执行过程中出现汇兑损失、工期延误、成本失控以及劳务、税务和其他法律纠纷等方面的问题。

三、遵守法律法规,严格规范经营

中资企业在埃塞从事工程承包业务,必须充分了解并切实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尤其是要遵守当地的劳动保护法、税法及环境保护法等,做到既依法合规经营,又擅于运用法律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同时,严格遵守我国关于对外承包工程备案和立项管理、报到登记、报告合同签署情况和对外劳务合作管理等方面的相关规定,切不可为短期利益而不计成本进行恶意低价抢标,扰乱埃塞市场经营秩序,毁损中资企业整体形象和长远利益。

四、坚持属地化策略,谋求可持续发展

中资企业应牢固树立可持续发展理念,加大对当地员工的培训力度,尊重当地宗教和风俗习惯,同时帮助中方员工尽快融入当地企业文化。不断提升资源配置的国际化水平,拓宽材料、物资和设备的采购渠道,尽可能在当地采购合格产品,以促进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充分履行企业社会责任,通过为当地社区修路打井、资助办学、赈灾救援、修缮设施等方式,实现与当地社会的和谐共处及共同发展。

上一篇:设备材料价格非正常上涨,对外承包工程项目是否可以调价?
下一篇:国际工程提前终止情况下 LD条款的适用性分析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数据统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后台管理
安徽省国际经济合作商会 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1024×768分辨率查看 技术支持:安徽谦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0551-65377563 皖ICP备10013724号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2646号

总访问量 7383441      今日访问量 001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