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安徽省国际经济合作商会 当前时间:2013年4月2日 13:52:33
信息服务
友情链接
信息交流当前位置: 信息服务>>信息交流

2019年总统选举与尼日利亚政党政治评析

2019-05-29 来源:承包商会

在2019年尼日利亚总统选举中,执政的全体进步大会党继2015年大选首次击败执政16年的人民民主党后,再次获得胜利。作为非洲第一大经济体和人口最多的国家,尼日利亚政党政治的稳定发展对其自身、对西非次区域乃至对整个非洲大陆都具有积极意义。

尼日利亚是非洲实行多党民主政治的典型国家。英国殖民主义者将政党制度移植到尼日利亚后,受当地经济社会欠发展、民族宗教矛盾尖锐、地缘政治博弈激烈等因素影响,政党发育先天不足,政党政治命运多舛。在1960年独立后的近40年里,军政权走马灯式地占据政治舞台中心,政党政治只能点缀其中,在夹缝中求生存。1999年,军政权成功实现还政于民后,军人逐步淡出政坛,尼日利亚政党政治开始进入相对稳定期。

一、尼日利亚2019年总统选举

2019年尼日利亚大选堪称非洲规模最大、影响最为深远的选举之一。登记选民共8400多万,在全国36个州和阿布贾联邦首都区设119973个投票点,注册政党91个,总统候选人73名。最终,7200多万选民按时领取了永久选民证获得投票权。大选是非洲国家政党政治中的一件大事,120个国内非政府组织、36个国际组织和驻尼外交机构在内的共计156个国内外组织获准对2019年大选进行观察和监督。带队观察和监督大选的政要中,不乏非洲国家前总统或政府首脑。

2019年大选是尼日利亚历史上竞争非常激烈的一次选举。在70多位总统候选人中,真正的竞争是在执政的全体进步大会党候选人、现任总统穆哈马杜-布哈里和最大反对党人民民主党、前副总统阿提库-阿布巴卡尔之间展开的。总统大选原定于2019年2月16日举行,但就在临近投票的几个小时前,国家独立选举委员会以大选后勤保障不足为由宣布大选延期一周至2月23日举行。大选被突然延期,引发执政党和反对党强烈不满和相互攻击。

国家独立选举委员会及时解决了后勤和设备技术问题,大选最终在2月23日举行。国际大选观察监督机构普遍认为,除局部地区发生一些暴力事件外,大选总体平稳有序,大选过程自由公平,是一次成功的选举。2019年2月27日,国家独立选举委员会主席、2019年总统大选监察官亚库布宣布,布哈里获得1500多万张选票,在19个州获胜;阿布巴卡尔获得1100多万张选票,在17个州和联邦首都区获胜。根据法律规定,布哈里再次当选尼日利亚总统。但阿布巴卡尔并不认可,表示要诉诸法律,挑战大选结果。由于布哈里领先阿布巴卡尔近400万张选票,优势明显,加之国际社会都认可了大选结果,布哈里连任已成定局。

二、布哈里再次当选的主要原因

(一)尼日利亚民众希望局势稳定

民主政治在尼日利亚已扎下了根,但大多数选民最关心的是如何消除贫困和解决就业问题,至于谁当总统似乎并不是十分重要。随着油价回升,布哈里政府出台的《2017—2020经济复苏与增长计划》也取得一些效果,经济出现缓慢回升,民众对政府信心有所增强。布哈里政府的一些社会救助项目、学校免费餐计划以及农业扶助项目也让普通民众和家庭受益。在此背景下,不少人希望政局保持稳定,经济政策能有连续性。

此外,尽管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的活动空间被大大压缩,但其在2018年以来出现的反弹令尼日利亚民众,特别是东北部的民众忧心忡忡。他们希望铁腕人物布哈里能继续保持对恐怖主义的高压态势。因此,选择一位前将军布哈里而不是一位商人阿布巴卡尔对维护尼日利亚的和平与安全更为有利。

(二)阿布巴卡尔本人涉嫌腐败丑闻

布哈里在担任军政权领导人时就以铁腕反腐著称。他在民众心目中的清廉形象是其2015年大选获胜的一个重要因素。布哈里第一任期内的反腐工作也有一些成绩,几位州长已锒铛入狱。相比之下,2006年阿布巴卡尔涉嫌卷入一桩跨国贿赂案丑闻,甚至一度被美国政府禁止入境。虽然该事件的细节和真相尚不得而知,但对阿布巴卡尔的个人形象和声誉造成了一定负面影响。此外,阿布巴卡尔还是一位富商,民众普遍认为他的金钱与其担任八年副总统不无关系,其诚信令人怀疑。

(三)人民民主党自身的弱点

执政16年的人民民主党在2015年大选失败后,党内领导层发生分裂,人民民主党陷入党内纷争,一些党内精英和追随者纷纷倒戈。直到2017年末,人民民主党在全国多地的基层组织才得以重建,也导致其在南部地区实行大选动员的能力不可避免地受到削弱。全体进步大会党还趁人民民主党党内纷争之际说服南部一些有影响力的人民民主党政客倒戈,进一步加强了自身在南部的影响力。人民民主党内部的不团结无疑阻碍了其东山再起的步伐。

(四)南部地区选民投票率创新低

2019年选民的投票率仅为35%,比2015年的44%进一步走低。虽然人民民主党在绝大多数南部州和联邦首都区获胜,但南部地区的投票率普遍较低。这也是阿布巴卡尔和人民民主党始料未及的。大选的延期、选举前的局部地区暴力事件、南部居民的投票热情不高以及部分伊博人对大选的抵制,均不同程度导致投票率不高。南部依然是人民民主党的票仓,这是事实。但是,对南方人来说,阿布巴卡尔毕竟是北方穆斯林,并不是他们的理想人选。相比之下,全体进步大会党虽然只在南部有限的几个州获胜,但能拿下关键的拉各斯州(登记选民人数最多的一个州)以及北部各州非常高的投票率,成为布哈里获得连任的重要因素。

三、尼日利亚政党政治的特点

(一)政党碎片化问题依然严重

纵观尼日利亚政党政治发展史,政党数量从独立伊始的第一共和国时期(1960—1966年)就很多。除去巴班吉达军政权为了搞还政于民人为安排两个政党(全国共和大会党、社会民主党)之外,尼日利亚政党的数量一直比较多。2017年6月,国家独立选举委员会批准五个新政党的注册后,全国政党总数为45个。但到2019年2月大选时,注册政党已高达91个。不到两年时间里,政党的分化、组合和增长之快令人咋舌。

(二)政治大佬不同政党间转换频繁

尼日利亚政党政治也常常被称作“教父政治”。一般认为,政治“教父”或政治大佬及团队成员非富即贵、有钱有势、动员能力强、目标明确,就是要确保自己或自己提名的候选人在选举中获胜。当他们在某党内无法达到目的或感到希望渺茫时,便会凭借影响力和财富另起炉灶或转换门庭,布哈里和阿布巴卡尔曾多次转投不同的政党,以便获取最大的政治优势。从发展趋势看,“教父政治”在尼日利亚政党政治中仍将长期占据主要地位。

(三)民族宗教和地缘因素是潜台词

尼日利亚是多民族多宗教国家,但建国伊始便形成了三大主体民族与特定宗教和地区高度关联的格局:北部,豪萨—富拉尼族,伊斯兰教;南部,伊博族,基督教;西南部,约鲁巴族,基督教和伊斯兰教。虽然尼日利亚政党形式上都满足了全国性政党的要求,但实际上各政党的影响力和内部架构还是有很深的南北地区之别。

从2019年大选情况看,全体进步大会党主要获得北方的支持,人民民主党获得最多的是南部除拉各斯之外的诸州的支持。但南部支持人民民主党的投票率并不高,因为阿布巴卡尔是北方穆斯林。而在北方选民看来,阿布巴卡尔虽然是北方穆斯林,但人民民主党更多的是南方人的党。

(四)内外非政府组织和国际社会关注度高

2019年大选之前,在国内外大选观察和监督机构的见证下,尼日利亚所有70多位总统候选人在首都阿布贾签署了《和平协议》,承诺大选和平举行。一些非洲国家前政要率监督团赴尼,希望尼日利亚人能表现出大国风范,保证大选和平举行。在大选结果公布后,国际监督组织集体发声,很大程度上增强了尼日利亚国家独立选举委员会的权威性。

当然,包括尼日利亚在内的许多非洲国家的大选目前仍需要外界的观察和监督,暴露出这些国家政党斗争激烈、政党互信缺失、本国监督机构能力不足等问题。这也说明,尼日利亚政党政治走向成熟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五)多党制下“两党制”趋势增强

尼日利亚1999年以来的民主政治实践表明,在众多政党角逐中,唱主角的其实就一两个政党。1999—2015年,尼日利亚政党政治形成了人民民主党占主导地位且连续执政的格局。2013年,最大的几个反对党形成合力组建新党,并推举政治强人布哈里为候选人,打出了“变革”旗号,在2015年击败了人民民主党,尼日利亚政坛出现了“两党制”的端倪。

2019年大选,随着全体进步大会党的再次获胜,“两党制”的趋势进一步增强。如果全体进步大会党利用第二个任期加强执政党自身建设,协调好地区之间的利益平衡,以经济发展为中心,改善民生,顺应民意,那也有可能像人民民主党那样连续执政。在这种状况下,“两党制”的特征就会更明显。

大选是尼日利亚政党政治的重要环节。2019年尼日利亚大选暴露出的一些问题反映了尼日利亚政党政治发展的现实状况和国内政治生态的深层次问题。政党的碎片化、民族宗教地缘的潜在影响、国内外非政府组织和国际社会在大选中的作用都将长期存在。对于全体进步大会党来说,再次获得执政地位是自身发展的一个契机,但今后真正能吸引选民的应该是其执政业绩。

(作者 | 李文刚,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副研究员)

上一篇:2019中资企业在非洲风险前瞻及对策建议
下一篇:建交70周年之际看中俄经贸合作前景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数据统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后台管理
安徽省国际经济合作商会 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1024×768分辨率查看 技术支持:安徽谦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0551-65377563 皖ICP备10013724号
总访问量 2909075      今日访问量 0029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