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安徽省国际经济合作商会 当前时间:2013年4月2日 13:52:33
市场拓展
友情链接
市场动态当前位置: 市场拓展>>市场动态

塞拉利昂受中国资助建设的工业渔港计划面临内部阻碍

2021-05-31 来源:走出去服务港

01

“绿和组织”对塞拉利昂融资建设工业渔港进行谴责

  位于塞拉利昂首都弗里敦市区西部区(Western Area)的Black Johnson半岛地区,海洋鱼类资源丰富,该地区捕鱼业者供应了该国市场大部分渔业产品。但同时,该地区“西部半岛国家公园”(Western Area Peninsula National Park)也是许多濒危动植物的原始天堂。

  2021年5月10日,塞拉利昂渔业与海洋资源部(MFMR)部长艾玛-科瓦-贾洛(Emma Kowa-Jalloh)在一份媒体公告中称,MFMR已经留意到了社交媒体上关于Black Johnson半岛地区建设鱼厂的毫无根据的报道。该地区计划建造一座大型渔港而非鱼厂,该渔港设施的目的是集中所有捕鱼相关活动,及为金枪鱼渔船和其他大型渔船提供停泊设施,其将增加塞拉利昂境内的鱼类资源,及提高国际市场的出口能力。渔港设施将包括废物管理系统,可将海洋废物和其他废物再循环成有用的产品。建设渔港的战略意义不仅在于给当地带来创收和就业,还能大大提升塞拉利昂人船舶维修和保养方面的能力。20世纪70年代以来,塞政府一直渴望建成一座大型渔港设施,但由于需要大量资金而无法实现。伴随着渔业发展政策的转变,中国政府向塞拉利昂政府援助5500万美元,用于在Black Johnson半岛建设占地252英亩的渔业发展平台。

  这份媒体公告中还称,从技术角度而言,Black Johnson地区从海洋测探学、社区维护(最低限度的重新安置成本)、环境问题等方面考量,都是建造渔港的最佳地点之一。塞拉利昂政府的金融部门已为当地土地拥有者的家庭群体,准备了总额137.6亿利昂(leone, 塞拉利昂货币)、约合134万美元的补偿方案。

  5月18日,“绿色和平组织”非洲分支(Greenpeace Africa)在其推特账户上,谴责了塞政府这一决定,并认为“西非地区渔业社区正经历环境退化和气候危机带来的多重影响”。该组织表示,“允许在该地区开展更多的资源开发,只会使环境状况恶化”。

  塞拉利昂政府通过海外融资,在Black Johnson地区建成一座工业渔港,已激起塞拉利昂国内保守派人士、人权与动物福利团体、当地土地拥有者的不满。他们认为这项工程将“毁坏原始雨林、掠夺鱼类、污染海洋环境以及5个独立的供鱼类繁殖、供濒危鸟类和野生物种栖息的生态系统”。

  英国报刊《卫报》网站最初对此报道,但其细节仍未公开。塞拉利昂当地的公共政策研究组织,包括“法律研究与正义倡导学院”(ILRAJ)和“南马蒂-塞拉利昂”(Namati Sierra Leone)等已上书塞政府,请求获取有关“中国政府资助的、在该国首都所在的西部区(Western Area)Black Johnson半岛地区,进行渔港建设和废物管理运营计划”的信息。述团体和组织请求塞政府给予有关该项目的、法律授权的环境与社会影响评估文件的副本,以及中国和塞拉利昂政府之间的相关资助协议。


02

中国驻弗里敦大使馆对此说法予以反击

  目前,中国驻塞拉利昂共和国大使馆在首都弗里敦猛烈抨击了当地和外国媒体关于这一提议的报道,称其是基于旨在对抗中塞合作的虚假说法。中方强调,该项目归塞拉利昂所有,中方仅应塞拉利昂政府的请求提供资金援助。渔港项目的选址和环境社会影响评估(ESIA),是由塞政府根据自己的法律和行政程序决定的。某些机构和人员以环保名义对该项目发表相关评论,其真正意图可能不是保护环境,而是阻碍该项目的实施,从而阻碍塞拉利昂的经济和社会发展。
  塞拉利昂是西非渔业资源最丰富的国家之一。但从20世纪80年代起,随着西班牙、韩国和苏联的商业捕捞船相继进驻,当地鱼类资源开始出现大幅下滑。目前,塞拉利昂的工业捕鱼船队有大约70%来自中国公司。
  中国驻塞拉利昂使馆发布的《关于在塞拉利昂合法开展渔业捕捞作业的提示》称,一贯要求在塞中国企业在生产经营活动中须遵守相关法律法规,依法合规经营,保护生态环境,积极承担企业社会责任。我在塞远洋渔企要树立“规范经营、合法经营”的理念,坚持资源养护与合理利用相结合的原则,严格按照国家农业部颁发的《远洋渔业管理规定》的要求,切实履行有关国际公约、塞法律法规和管理规定,从中塞渔业合作可持续发展的角度出发,合法开发利用渔业资源。同时,各在塞中资渔企要认真开展自查自纠,及时整改不符合法规的生产经营行为,加强对船员的培训和教育,建立渔业生产报告制度,预防和减少涉外事件发生,共同树立我国负责任渔业大国的良好形象。


03

英国高校学者的相关评论

  近年来,中国在非洲和其他地区的基础设施和经济发展项目数量持续增多,相关的信息和记录也非常详尽,贷款与援助均是这类项目合作的融资方式之一。

  诺丁汉大学亚洲研究所的Katharine Adeney教授,基于目前现有的细节,指出了塞拉利昂与中国达成的这一协议与“中巴经济走廊”(CPEC)协议的部分内容有相似之处。

  Adeney教授5月18日回答CNBC记者表示,“大部分巴基斯坦的CPEC工程已通过贷款方式融资。然而,协议中的瓜达尔(Gwadar)港口、瓜达尔国际机场和其他许多重点工程,都计划在未来由中方赠款融资,这体现了该工程的成功对中国战略利益的重要性。

  她还指出,尽管在由中国发起的“一带一路倡议”(BRI)全球基础设施发展战略中,塞拉利昂并不位于其涉及海洋的“一路”上,但塞拉利昂对中国可能也具有类似巴基斯坦的战略意义。

  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项目建设,也曾遭到当地瓜达尔手工捕鱼渔民的坚决反对。他们认为政府对其补偿不足,且该项目建成后涌入的大批外来工人(来自巴其他地区或海外),将可能挤占甚至剥夺当地生计来源。


04

塞拉利昂渔港项目面临潜在议会调查

  近日,塞拉利昂当地活动人士一直试图获取有关该工程本质的澄清信息,并谴责塞政府缺乏透明性。塞拉利昂公众对该项目何时开工、由谁负责建造、何时投入运营、渔港建成后市场鱼价将上涨多少,以及塞国家何时开始从中受益,均高度关注。

  当地土地所有者团体称,已就此事给塞总统朱利叶斯-马达-比奥(Julius Maada Bio)写了公开信但未有答复。他们称,1991年《塞拉利昂宪法》第21条只允许在"为了国防、公共安全、公共秩序、公共道德、公共卫生、城镇和国家规划、以促进塞拉利昂公民的公共利益或公共福利的方式以开发或利用任何财产"的情况下强制取得财产"。他们还援引联合国人权委员会2021年2月提交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关于审查塞拉利昂人权记录的呈件,其中包括联合国塞拉利昂问题的建议——"联合国小组指出,发生了几起由当地青年、土地所有者和农民参与的暴力抗议事件,抗议大型农业投资公司和矿业公司使用和拥有土地或补偿权利。建议政府应确保有关社区在对其土地进行任何投资之前得到知情同意”。

  有关政治风险咨询机构5月18日回复CNBC采访时称,这项交易的含糊性可能最终影响其计划的实施,或至少引发活动人士们的进一步抵制和反对。

  首先,塞拉利昂政府的土地净值、中方的现金赠予的透明性均不足。而这将引发外界担忧,并可能使之面临议会调查。其次,任何强制工程建设地周边居民搬迁的做法,都可能依据目前的土地权利条款而被视为违宪。

  政治风险咨询机构还表示,这笔渔业合作的达成,与塞拉利昂政府此前与中国政府打交道的风格相背离。2018年4月,塞总统朱利叶斯-马达-比奥(Julius Maada Bio)上任之初,取消了多个高级别合同,其中包括一笔价值4亿美元、由中方贷款融资的机场建设交易。塞政府当时认为,在首都弗里敦之外的地点建设新机场,商业理由不充分;塞政府转而承诺修复翻新其现有的机场。

  此外,考虑到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期间缺乏融资机会,这可能意味着塞拉利昂正逐步重回与中国加强合作的轨道,为当下塞国内经济和基础设施建设发展,试图从中方获得更多融资与支持。

上一篇:尼日利亚建筑市场2021年有望复苏增长3.9%,政府成立24亿美元基金促进基建投...
下一篇:印尼严重疫情下中资企业建设忙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数据统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后台管理
安徽省国际经济合作商会 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1024×768分辨率查看 技术支持:安徽谦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0551-65377563 皖ICP备10013724号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2646号

总访问量 7995345      今日访问量 011655